“一带一路”的投资方略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28 18:18

“一带一路”的投资方略

2018-05-28 17:05来源:经济观察报一带一路/投资方

原标题:“一带一路”的投资方略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江浩/文 博博鳌亚洲论坛上“一带一路”的倡议,成为人们聚焦的一大主题,也表明中国政府继续坚持改革开放的信念和决心。我们认为“一带一路”建设将成为推进我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重要抓手,刺激中国企业进一步加大走出去力度,增强海外投资力度。

面对全球投资不确定性增加、国内对跨境资本监管力度加大的大环境,中国海外投资规模整体出现下滑。据中国商务部2017年公布的数据,2017年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74个国家和地区的6236家境外企业新增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 1200.8亿美元,同比下降29.4%。然而“一带一路”投资合作却逆势而上,保持强劲动能。根据上述数据,在这174个国家中,其中包含“一带一路”沿线的59个国家,比较去年同期增加3.5个百分点。

这意味着中企在“一带一路”的建设进入发力期,而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海外投资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存在巨大风险。那么中国企业应该到哪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投资,又该重点关注哪些产业领域呢?

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共有65个(不包括中国)。根据海外投资的主要风险(政治风险、汇兑风险)和国家贫困程度等指标淘汰部分低吸引力国家,可着重关注其中的35个重点国家。

我们从基础、需求和保障等三个维度对这35个国家进行了分析和排名。这些维度将直接决定中国企业是否能够投资“一带一路”国家以及如何投资。

基础是指投资目标国家的综合发展吸引力,比如这个国家的现状基础(经济发展、劳动力、工业程度、城市化率及基础设施)、未来潜力和风险评估。

需求是这个国家潜在需求吸引力,比如现有实力(采矿业产值、制造业产值、水电气行业产值等)、发展诉求(采矿业增长率、制造业增长率、水电气行业增长率等)和中国历年的投资力度。

保障是指这个国家落地保障体系是否具有吸引力,比如该国是否有战略与一带一路对接,是否在一带一路论坛上签订经贸协议,是否拥有外汇账号的自由度、贸易自由度,两国是否签订双边协议,两国是否免签等。

八国可作为投资战略重点

经过分析,我们认为8个“一带一路”国家作为中国企业可投资的战略重点,分别是越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波兰、印度尼西亚、泰国、俄罗斯、菲律宾和巴基斯坦。

其中,越南具有很强的投资吸引力。越南的高投资吸引力最主要来自于其各行业的高速发展。其中,水电气行业五年的平均增长率为15.4%,制造业增长率为15.5%。此外,越南拥有充沛的人力资源和低廉的劳动成本。在政策层面,“一带一路”政策也与越南的“两廊一圈”实现了对接。因此,我们认为中国企业可以紧跟潮流进入到越南市场,重点关注水电气行业和制造业。

作为发达国家,阿联酋属于投资热度良好的国家。中国企业对于阿联酋的投资应该放宽投资视角,丰富投资内容,除了水电气及采矿业等传统投资领域,基础建设、房地产等行业也具有很好的投资潜力。

与越南和阿联酋不同,波兰对于中国资本来说是一个未被完全开发且潜力巨大的国家。近年来,中国对波兰投资力度很弱,但这种情况将很快发生改变。波兰高层已然认识到“一带一路”对中波双方的战略意义。2017年波兰总理希德沃出席“一带一路”高峰会谈,与中方签署了水资源领域合作、旅游合作、海关合作等文件或备忘录。这些领域都值得投资者关注。

印度尼西亚、泰国、菲律宾、巴基斯坦四国近些年发展迅猛,四国与中国开展的“一带一路”合作主要以基建项目为主。未来,中国企业可以借助这些国家在基建上的需求对该国进行投资,港口、铁路、电信领域都可成为突破口。

在重点投资国家中,俄罗斯体现出另一种趋势。对该国的“一带一路”投资项目主要聚焦俄罗斯地广人稀的特点,投资可围绕铁路、公路完善和油气管道铺设等领域。

战略重点国家有着良好的投资潜力,但我们认为这8个国家也存在风险因素,在投资的时候一定要认识清楚。比如,越南为外汇管制国家,其市场经济地位以及贸易自由程度相对较低;南海问题是中国和印尼两国无法回避的问题;俄罗斯存在着较大的地缘政治风险和治安问题;菲律宾出台了限制外资项目清单,政治方面也存在风险等。

伺机进入、长期培养还是审慎观察?

除了8大战略重点投资国家,对其他“一带一路”国家应该采取怎样的投资态度?我们认为要制定分类战略,分别采取“伺机进入”“长期培养”“审慎观察”的策略。

以色列、新加坡、沙特阿拉伯、印度、马来西亚、埃及、卡塔尔等国家应被列入“适合伺机”名单。

这些国家大部分基础不错,有着不错的投资潜力。其中,以色列在农业、水资源开发以及基建等行业层面与中国保持着良好互动。由于以色列劳动力素质高,政治环境以及经济环境良好,中国企业对以色列的投资热情高涨,在2014、2015和2016年对以直接海外投资分别为0.5亿美元、2.3亿美元和18.4亿美元,年涨幅达到490%。

面对“一带一路”倡议,新加坡也表现出积极支持的态度并展开实际行动。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表示,新加波将投建三个具体的平台来支持带一路倡议,分别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金融互联互通和第三方合作。

此外,2017年,沙特与中方签订了价值650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备忘录和合作意向书,双方将在炼油、化工、零售联合等领域开展项目合作;印度制造业势头强劲,服务业发展迅猛,电子制造、航空工业等新兴领域异军突起,随着中印双边关系平稳,政治往来频繁,双方“一带一路”项目也将进一步开展;马来西亚基础良好,该国具有突出的工程建设行业发展动能,在“一带一路”政策的带动下,中马双方有着良好的合作空间……

然而与战略重点投资国家相比,这些国家普遍存在“一带一路”保障力度较弱的问题,因此中国企业在该国投资有一定的风险。其中,沙特阿拉伯、印度、马来西亚、埃及市场经济较弱,贸易自由度不高,印度和马来西亚属于外汇管控国家,针对这些国家的投资容易受到政策以及其他市场外因素的影响,投资企业应关注风险防控。

以色列、新加坡和卡塔尔虽然市场发达,也无外汇管控,但这三国与中国在一带一路领域的互动相对较弱。比如在2017年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三国与会期间除了备忘录外,并未签订具体项目或者其他经贸协议。因此,我们建议,中国企业在针对这些国家做投资时要做好调研工作,注意与被投国政府保持畅通的沟通,推动政府对于项目的关注。

捷克、匈牙利、巴林、老挝、柬埔寨、科威特、蒙古、哈萨克斯坦、阿曼、斯洛文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等国是适合“长期培育”的国家。这些国家的特点是“一带一路”相关细分行业需求较弱,但国家发展基础或者“一带一路”保障力度超过平均水平。

其中,老挝、柬埔寨属于各位分行业体量较弱的国家,投资这些国家要面临当地基建普遍落后、社会治安问题突出等问题。与之相较,捷克、匈牙利和科威特虽然都属于发达国家,但是各细分行业正处于萎缩阶段,导致海外投资吸引力下降。这些国家具备良好的投资环境,但中国企业进入该国市场后将可能面对“无米之炊”的局面。

哈萨克斯坦、斯洛文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等四国也存在细分行业体量小且处于萎缩阶段的问题,但四国的国家基础良好,且与中国政府关系良好。我们建议,可关注这些国家,细致评估项目投资环境,客观评估企业自身优势是否可以帮助被投国家细分行业获得发展动能,作为长期培育的市场。

在我们看来,有8个国家应该出现在“审慎观察”的名单上,其中大部分为中东欧的发展中国家,比如罗马尼亚、斯里兰卡、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乌克兰、马其顿等。

这些国家与中国距离最远,与中国外交不甚紧密,受到“一带一路”辐射较小。同时,这些国家自身实力不强,导致这些国家的吸引力较弱。当中国企业考虑在这些国家投资时,不仅需要严格调研该国的投资环境、项目汇报率,更要将各类潜在的风险如外汇、政治、社会等风险纳入评估范畴。“一带一路”倡议从摸索期过渡到发力期,对中国企业海外掘金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机遇,这意味着“一带一路”倡议将逐步开启大规模行动,从理想蓝图过渡到落地实施的新阶段。

面对新时代的历史大机遇,中国企业要整体评估“一带一路”倡议下的海外机遇,制定长远而系统的出海战略。只有这样才能成功掘金海外。

(本文作者系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大中华区副总裁江浩,由本报记者沈怡然采访整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